黛薇薇

主坑刀亂、合奏跟凹凸
刀亂主推亂醬///
合奏是雷歐副推宙、颯馬
團推奈次
凹凸主推嘉德羅斯
cp全吃 你配的出來我就吃!

[刀剑乱舞/刀x女审]受伤

好久没更新的我悄悄的回来啦(((

13.太鼓钟贞宗🌸

「sada酱∼你还好吗!」从第一部队的歌仙那里听到太鼓钟受伤的消息后,你飞快的跑到他的房间,「啊?喔!是主上大人啊∼」「我听歌仙说你受伤了!怎么样严重吗?」「啊∼没事没事!」他笑着摆了摆手「伤口是不严重啦,只不过衣服上破了个大洞」你接过他换下来的出阵服,在蓝色的披风上破了一个不小的洞,「不过不要紧!等下我把它缝好就醒了!」

他笑着对你说,你低下头看了看他身上和手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你手上还有伤,必须快点手入...要不然交给我来!」你自告奋勇的说,听到这话他露出了个很古怪的表情,然后认真的说「主上...原来你会裁缝吗?」你忍不住黑线,「别太小看我呀!这点小事可难不倒我∼」你自信的说,他看了看披风再看看你,咧嘴笑说「那就拜托你啰!」「哼哼∼交给我吧!还有...」你在不碰到他伤口的前提下,把他从地板上拉起来推向走廊「快给我去手入啦!」「是∼是∼」

「欸∼所以你是因为要救被包围住的博多所以才被攻击的啊」「对啊!那可恶的敌刀,要不是山伏来救我们,可能就没那么幸运了」你跟他一边闲聊一边做着事,他在手入而你坐在一旁帮他缝补披风,气氛一片祥和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巨响,你吓了一跳,不小心手滑刺到了自己的手指,「嘶—」你吃痛的吸了一口气,手中的披风滑落到你的腿上,他察觉到了你的异状,快速的走到你身旁,神色紧张的问「怎么了!受伤了吗?」一小滴红色的鲜血从伤口处流出来,他举起那只手指二话不说的含到嘴里,

「欸?」你呆愣的看着他,心里第一个反应是:刀有没有以血为食的啊?第二个反应是:不对!重点他含了我的手啊卧槽!!!其实没那么严重的,但想着现在拔出来好象也不太对,就只能愣愣的看着他,

他放开了你的手说「还疼吗!要不要我去叫药研!...」「不用了不用了!如果这样的伤都要找药研的话,我就要被他白眼一整天了」你赶紧阻止他「贴个ok绷就行了」看到你略红的脸,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啊!...抱歉啊主上!我...刚刚!那个...」看他害羞到语无伦次的样子,你反而没那么不好意思了,摆了摆手说「没事没事∼你也是为我担心对吧,谢谢你呀!」你用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他愣了一下也回了一个带点羞涩的笑容。

噢!顺带一提那声巨响是因为鹤丸为了搞事把一个砖块放在走廊的中间,结果不小心被路过的同田贵给踢到所发出的惨叫声。

[刀剑乱舞/刀x女审]糖果

我们可爱的包丁来啦❤(ӦvӦ。)

12.包丁藤四郎🌸

「哼哼哼∼」你拿着扫把在门口扫着地上的落叶 「呼∼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你看着干干净净的地上满足的说

「主上大人!!」突然从后面被抱住你吓了一跳,身后的小调皮鬼开心的看着你,「怎么啦包丁,有事要找我吗?」,小短刀兴奋的说「我刚才跟五虎退他们去了万屋,发现了新口味的糖果喔!」

同样作为甜食党,你偶尔会跟小短刀们去万屋[寻宝],如果有什么新货就马上买回本丸,虽然也因为这件事常常被一期或蜂须贺唠叨......但是这依然无法阻止你买甜食,慢慢地一期他们就在适当的量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你看!就是这个!」他兴奋的把手中五颜六色的糖拿给你看,「哇∼好漂亮啊!」你拿起一颗水蓝色包装的糖惊叹,

「那颗糖就送给主上大人吧!」他笑嘻嘻的说,「哇∼可以吗!谢谢你∼」我笑着跟他道谢

「不过∼我有个小小的条件」「嗯!你说!」「我希望主上能喂我吃这些糖!」他撒娇般的抱住我说,「这点小事当然可以啦∼」

(走廊上)

你让包丁坐在你的腿上,剥开糖一颗颗的放入他的口中,你也顺势丢了一颗到嘴里,「嗯∼好甜喔!好好吃喔」他幸福的说,「是吗?我倒觉得有点酸呢,不过也很好吃!」

他突然转身抱住你用甜甜的声音说:「嘿嘿!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主上大人喂我的,所以当然是最甜最好吃的呀∼」,你听的整个人心花怒放「哎哟∼什么时候嘴变这么甜,是不是糖吃多啦∼」你笑着抱紧了他揉了揉他的脸颊

「嘿嘿嘿∼」

婶婶心里os:这孩子真的好可爱啊∼
一期哥,这孩子能不能送给我呀///≧▽≦///

[刀剑乱舞/刀x女审]祭典

看到题目应该能想到是谁了吧233
其实我很喜欢爱染的!

11.爱染国俊🌸

「嗯?祭典?」你看着手中的传单,「嗯嗯!好象就在这附近呢!」鲶尾高兴的说,「听说是因为七夕快到了∼」鸣狐肩上的小狐狸说,「啊∼这我也有听说过,今年好象办的特别盛大呢」小狐丸看了看传单说

「呐呐!主上大人,我们能不能去看看!」包丁兴奋的问,秋田、今剑等短刀们也期待的看着你,你思考了一下,转头问身旁的狐之助「这几天有特别重要的任务吗?」「我去查查看!」说完转身跑回房里,接着对着近侍的堀川说:「目前远征或出阵的何时回来?」

「欸!?啊那个...出阵的加州先生他们大概今天下午就会回来,而远征的太郎先生他们应该明天中午才会回来」刚才去查看任务的狐之助这时也跑回来说「因为上次三日月大人带队解决了一个十分有难度的任务,所以这几天政府并没有派什么任务给我们」

面对着大家期待的眼神,你笑着宣布「那就好办啦!大家!明天晚上一起去祭典吧!」「耶!」「太好了!」「谢谢主上!」,你不忘对烛台切光忠说:「咪酱明天晚上不用做饭啦!」「是∼」

(隔天)
你带领着众刀男到祭典举办的地方,并给每人发一些零用钱,{虽然在本丸里的钱除了食衣住行所必要的共同开销外,也会定时发零用钱给各位刀男,不过这次难得出来玩放纵一下他们也没啥不好嘛}你心里想说

「好了!大家可以随意去逛逛了!不过要在约定好的时间回来喔!」「「是」」得到一声参杂这兴奋与期待的回覆后大家就纷纷离开各自行动了

你笑了笑也准备去随意看看时注意到站在一旁的爱染「嗯?爱染?你不是最期待祭典了吗怎么不去逛逛,身体不舒服吗?」你蹲下来问他,「啊?喔...!没事没事!」他给了你一个勉强的笑容,你看了看周围「明石跟萤丸呢?你们好象是一起来的吧」他的笑容有点无奈,手指往一个方向指「萤说想吃棉花糖,国行就陪他去买了,叫我在这里等一下,如果不想等了先去逛也可以」

{这个明老板啊...回头该好好说说他}你忍不住心想,「那...主上跟爱染要不要跟我们一起逛?」转身一看是一期和秋田,一期笑容可掬的邀请我们,「嗯...也好!如何呢爱染!」「嘛∼也行啦!偶尔跟不同人一起行动也挺有意思的!」他露出平常的笑容说,「那我们走吧!」你拉着爱染的手,跟上一期他们的脚步

「嘿嘿!看我的!阿...又破了」「好可惜啊!我也来!」爱染跟秋田在捞金鱼的摊位玩的不亦乐乎,捞金鱼、吊水球、射飞镖...你们沿路玩了很多东西,让两把小短刀开心的不得了,你跟一期坐在一旁看着他们,「我说...一期」「怎么了,主上?」「你说明老...明石是不是过于偏爱萤丸啦,明明同样都是来派的,我总感觉明石对爱染的态度和对萤丸的态度很不一样...」

他想了一下,「嗯...这不好说,每个人对待亲人的方式都不同,就象我对着药研和秋田就会用不同的方式,药研因为比较成熟,我会不知不觉的比较严格,而面对秋田则是会比较宽容,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不管是用哪一种方式,我们都是同样爱着他们,或许明石殿对爱染的爱比较不明显,但绝不是不存在」你听了他的话,觉得莫名的很有道理,或许是因为从他这个本丸里最多弟弟的人的嘴里讲出来特别有说服感,况且明老板本来就是个大傲娇嘛(x

「你们想吃点什么吗?」等他们玩完了捞金鱼一期问了问,「我想吃章鱼烧!」秋田举手高兴的说「啊∼我也是!好久没吃了!」你也说,「那就先从章鱼烧开始吧」,幸好排队的人没有很多,你们很快就排到了「来,主上」「谢谢!」「来,爱染,趁热吃吧」「喔,喔!」爱染看着微笑的把章鱼烧递给自己的一期,打开盒子吃了一口,「嗯...好吃!」你也吃了一口「嗯!这家的真好吃!」

你们很快的吃完了,「呼∼真是太好吃了!」秋田跟爱染一脸满足的摸了摸肚子,「真是的,都吃到脸上啰!」一期蹲下来拿出手帕细心的帮秋田擦干净,擦完之后顺便连一旁的爱染也一起,「要不要喝个汽水阿?」你从身后拿出刚买的冰冰凉凉的汽水,一期无奈的看着你「您是什么时侯买的啊...」平常的自己是不会给弟弟喝这种东西的,「难得一次有什么关系嘛∼」你俏皮地说,

坐在一旁木椅上的老人笑着说:「哎呀哎呀∼还真是幸福的一家人啊!」,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是的∼」

约定好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我们一人拿着一支苹果糖慢慢的走到原来的地点,其他的刀男也逐渐出现,有的人手上拿着刨冰、章鱼烧、棉花糖,也有的人买了个奇特的面具,大家的脸上都是满足的笑容

明石和萤丸也回来了,「国俊∼」萤丸冲过来抱住爱染,明石把手中的一个东西丢给爱染,「诺!给你的」「这啥啊?」「礼物。」说完就转身走了,萤丸偷偷的对我们说:「这是刚才在买棉花糖的时候,隔壁射击摊的奖品∼国行他射了好久呢,都快把钱花完了!」

「喂!萤丸、爱染要走了啊!」明石转身喊了一声,「好∼走吧国俊」「喔...喔!」萤丸拉着爱染跟了上去,你看着抱着礼物的爱染脸上与刚才跟你们在一起时截然不同的笑容对着一期说:「我好象...能了解你的意思了」一期温柔的笑着没有回话

「好了大家!我们回去了吧∼」「「是!」」

——————————————————————————

我一直觉得来派三人组的相处模式是
明石宠萤丸
萤丸宠爱染
爱染宠明石
虽然明石偏心萤丸的确有点明显

但是明老板绝不是不宠爱染!!!!!

所以这次我借由一期的身份来解释,因为他弟弟多应该或多或少会有这状况∼

[刀剑乱舞/刀x女审]撒娇

这次轮到男友力满满的药研(ㆁωㆁ*)
有看过我之前的文的会发现药研在我的文中出场的频率很高233
因为...我喜欢他嘛((其实完全是私心

10.药研藤四郎🌸

这一天,你跟作为近侍的药研在房里整理公文,突然,有个人影冲进来

「主上大人!我回来了∼」「原来是今剑啊∼欢迎回来!」这小家伙扑进你的怀里,你也笑着抱住他,他跟你报告了这一次的战况跟收获,「...是吗∼博多进步了啊!」「对啊对啊!而且还带回了好多好多的小判喔!」「真的啊!那还真是要好好奖励他了呢∼」

「今剑∼」从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啊!岩融在叫我了!主上大人我先走啰!」说完就蹦蹦跳跳的出去了,「拜拜∼真是个爱撒娇的孩子,他真的是三条家的长子吗」你无奈的笑笑

「话说...」从今剑刚进门后就一直有个热切的目光注视着你的背后,你回头身后看唯一的一位刀男,「怎么了吗药研?」你疑惑的问,「啊...!没事」被发现的他略微尴尬的笑了下,低头继续手中的工作

(过了一会儿)
「啊∼终于做完了!」你伸了伸懒腰,「是啊」「辛苦你了∼药研」「没事∼」他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出口,「那...那我先走了」你想了想刚才的事跟药研的反应,象是想到什么般的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

「呐!药研∼」本已经打开门要离开的他听到你的声音停了下来,「怎么...!」正想开口问你怎么了的他突然闭上了嘴,

因为你从后面抱住了他,「真是谢谢你啦∼」你抱着他笑着说,「大...大将」他手足无措的样子你还是第一次看到{啊啦∼竟然脸红了真可爱∼}

{毕竟身为年长组,不能像乱、信浓或年纪小的弟弟们一样放开来撒娇,可能也因为性格比较成熟,又很可靠,让人不知不觉中忘了他也是个孩子,如果说他不好意思向一期哥或织田家年长的刀撒娇的话,那就让我来吧∼反正我是审神者,是整个本丸的大家长,连爷爷都会跟我撒娇了...}

你放开了他,顺手摸了摸他的头,「一直以来辛苦你了!」,他脸微红的说:「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啊...」「呵呵呵∼」「////不许笑!」

门外一大一小的身影看着里面温馨的气氛相互一笑,静悄悄的离开了。

——————————————————————————
中间那段是婶婶的独白,也算是我对药研的看法吧!
跟在花丸第七集时一期哥跟药研在屋顶上聊天的场景有些类似,因为我觉得即使一期哥说了能跟他撒娇,药研还是会有些顾虑,所以我想让药研至少在婶婶身边时能放鬆,把责任什么都抛开,当个完完全全的孩子!

[刀剑乱舞/刀x女审]闺蜜(?)

这次的是我刀乱的本命乱酱///
写着写着总有种闺蜜的感觉(?)
私设现世与本丸的连结处有个通道

9.乱藤四郎🌸

「主上∼」背后传来的声音让正在苦恼的你吓了一跳,「啊∼乱你来的正好!我想请你帮个忙!」「?」「我等一下要去参加朋友举办的一个party,但我无法决定要穿甚么...」「是怎么样的party啊?」长相如同女孩子一般的短刀蹲下来好奇的问,「嗯...算是同学会吧?是现世那边的聚会」

「同学会啊...那就不要穿和服那种太华丽的衣服吧,简单一点的!」「也是...」你把手上红色的和服放下,他看了看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不然穿这件白色的T-shirt跟牛仔短裤如何?」「啊∼但是吃饭好象比较会弄脏...这件黑色连身裙如何?」「同学会穿黑色好象不太适合...」

「......」找了一会儿后,你们两累坏的躺在一推衣服上,「欸∼都找不到合适的...明明party在不久就要开始了」你看了看时间苦恼的说,「欸...」金髮的短刀摊在地上,抬头一看「欸!主上这件怎么样!?」他指着挂在衣橱里的一件浅紫色连身裙,「欸∼这件!是之前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好久没穿了!」

他立马精神的爬起来从衣柜里拿出这件裙子,跑到你身边比划着,「那就这件了!简约又不失优雅,很适合!」他先自动的退出房间让你换衣服,顺便跑回他房里拿一下东西,等你换好之后他拿出一条紫色缎带绑在你的头发上,「好了,完成!」你看着镜子里的你,长长的金髮上绑了一个与身上的连身裙同色的蝴蝶结,「嗯!感觉还不错!这样就可以出发啦!」一旁的乱笑着说

「不∼还缺了个很重要的东西呢!」「嗯?什么东西」他一头雾水的看着你,你上前挽住他的手,俏皮的说「一个伴啊∼她们人人都有伴就我一个单身狗不是很可怜吗...所以乱你快去准备吧!」「我...我可以吗?」他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那当然啦∼快去准备吧!要出门啰∼」「是∼」

(过了一会儿)「让你久等了∼」「嗯?啊啦∼真少见啊,乱你竟然穿男装」「嘿嘿∼偶尔的话不也挺好的吗∼还是说主上觉得不好看?」他歪头无辜的问,「那怎么可能呢∼我家的乱穿什么都好看啦!不过...这衣服好象在哪看过?」「好了我们走吧,不然要迟到啰!」乱说着并把手伸向你,你也笑着挽住他的手,走向通往现世的通道。

药研:我的衣服怎么少一套?

[刀劍亂舞/刀x女審]購物

沒想到是在秋田這篇遇到第一次的屏蔽...
雖然我還是不確定為什麼(?
不過後來還是選擇重寫了∼
所以順序有點不對很抱歉!!

8.秋田藤四郎🌸

「嗯∼內番做完了就不知道要做什麼了...」粉髮的小短刀邊思考邊說,「那個是...」他抬頭看到在前方向著門口走的女孩,「主君!您拿著包包是要出門嗎?」聽到後方傳來的聲音,少女轉過身微笑的說「是秋田啊∼我要去萬屋買點東西,你要一起來嗎?」「哇∼可以嗎?」少女笑著點點頭,「太好了!」「那我們走吧!」她向他伸出手,「嗯!」他也握住了她的手,兩人向著萬屋的方向前進。

(路上)
「主君想買什麼呢?」秋田好奇的問,「最近本丸的食材所剩不多了,想來添一些貨」「這種事交給我們來做不就可以了嗎?為什麼主君還要親自來買呢?」「因為平常都是你們在處理家裡的瑣事採購這種小事我也是可以的!」少女頓了頓,然後不好意思的說「嘛∼其實是因為都把事推給你們,感覺有些過意不去,所以就想自己也出一份力∼」「主君...!」秋田有些驚訝的看著她,「而且可以順便幫你們買點禮物呀,秋田你有想要的東西要儘管說別客氣喔∼」「好!」

(萬屋)
「這個指甲油是新款式清光應該還沒有...買一瓶送他吧!也幫短刀們買點零食吧!還有太爺爺他們的茶葉好像快沒了,買幾包回去吧∼」「好厲害呀主君!都知道大家喜歡什麼」秋田佩服的說,「哼哼∼畢竟你們是我重要的家人嘛∼當然要了解,這樣應該就差不多了吧...」

少女滿意的看著眼前裝滿東西的購物車,「秋田∼要走...」準備去結帳的少女發現小短刀一直盯著架
上的某個東西,便走過去問「想要這個嗎?」「嗯...」「那就買啦!」少女快速的拿起那個東西走到結帳處,「欸!主君等...」在秋田反應過來後櫃檯小姐已經快速的結完帳了「請問我晚點帶人來拿可以嗎?」「當然可以∼謝謝惠顧」

(回家路上)「主君...真的可以收下嗎?」「當然啦!本來就是給你的禮物嘛∼」少女笑著說,「這個東西是什麼呀?」他疑惑的看著剛買下的物品,「這個叫做音樂盒∼只要轉一轉這邊的發條...」隨著少女的動作,音樂盒發出了輕柔的音樂,「哇!!」「喜歡嗎?」「嗯!非常喜歡!謝謝你主君!」他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說,少女摸了摸他的頭「回家吧!」「嗯!」

[刀劍亂舞/刀x女審]念故事

既然那麼久沒更就再更一篇∼
看了花丸青鳥那集的腦洞233

7.五虎退🌸

(下午1點)
「這天氣還真是舒服呀!」你坐在走廊上吹著涼爽的風,「難怪養老院的各位那麼喜歡坐在這∼」剛好今天把三日月他們都派去遠征了大概晚一點才會回來,身旁放著歌仙泡好的茶和愛染之前遠征帶回來的點心,「哈啊∼」伸了個懶腰,有五個小身影慢慢的朝你靠近,「嗚哇!」你被五隻小老虎的突襲嚇了一跳,整個人往後仰「哈哈哈不要舔了啦」等牠們鬧夠了後,你重新坐起來終於發現了站在一旁瘦弱的身影

「那...那個主上大人...」「啊∼五虎退∼怎麼了嗎?」他鼓起勇氣小聲的問,「我...我想請主上大人唸故事書給我聽...可以嗎?」你笑著點點頭「當然可以啊!嗯...那不然來讀牛郎織女的故事好了!正好七夕快到了!」你走回房間,從抽屜裡翻出一本淺黃色書皮的繪本,「嗯!」你讓他坐在腿上,一個字一個字的唸故事給他聽,小老虎們愜意的趴在一旁

「......」「...從此以後,牛郎跟織女只能在七夕時相見,結束。」你闔上繪本,「非常感謝您唸故事給我聽,真是個浪漫的故事,但是有些悲傷呢...」「是呢...」看到這故事你忍不住想起了在現世的家人,雖然不至於一年只能見一次,但隨著政府派的任務,見面次數越來越少了呢...眼裡閃過的一絲寂寞還是被細心的小短刀給捕捉到了,他握住你的手「主上大人!雖然我不如一期尼他們那樣那麼強大,但我會一直陪在您身邊的!絕對不會離開!」他害羞卻又堅定的說著,你愣了一下隨即揚起了笑容「嗯!謝謝你∼」你抱著他望著晴朗的天空

剛出陣回來的三日月原本打算回“老地方”喝茶,在看到眼前的情況後,微笑著說「喔呀喔呀∼看來有先到的客人呢∼」走到房間拿了一條毯子,回來輕輕的蓋在了兩個熟睡的人身上,看著他們緊握的手,溫柔的笑了笑,靜悄悄的離開了。

[刀劍亂舞/刀x女審]初次見面

終於找到時間更啦!!
這次是可愛的小財迷(ㆁωㆁ*)

6.博多藤四郎🌸

急促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主上!」「怎麼啦長谷部∼我還在查大典太的公式...臥槽這網路怎那麼爛啊!」你一臉怨恨的點著屏幕,「先不說這個了啦!第一部隊把博多藤四郎帶回來了!」「什麼!」你把棉被一把掀開也不管身上只穿著睡衣,站起身來把手機往後一丟,閃過站在門口的長谷部,往大門那裡跑去「欸!?主上主上!好歹披件外衣啊!!」長谷部向著已消失在轉角的身影大喊,路過的日本號拍了拍長谷部的肩膀說「嘛∼反正本丸的所有人都已經習慣了∼」

「啊∼主上這...」第一隊的隊長鶴丸國永本來打算跟你報告這次的戰況,但你直接略過他,抱住站在他身後的博多,「欸!!」「哇∼博多啊!!終於挖到你了!」你高興的蹭了蹭他的臉頰,身後被無視的鶴丸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果然又來了嗎...」你抱著人家不放手,新來的小短刀被你抱的滿臉通紅,在一旁的藥研看不下去弟弟被你這樣折騰,趕緊把你從博多身上扒下來丟到一旁,免得你把他勒死,然後故作正經的咳了一聲「咳!大將,注意形象」

等你冷靜下來後重新向博多自我介紹「咳嗯!剛才失禮了,我是審神者——是你們的主人喔∼」你友好的笑著說,「嘛∼不過每次有新的刀來這傢伙就會很激動!像瘋了一樣」「厚!你什麼意思嘛!」「哈哈哈!」身後的其他刀男們也很不客氣的笑了,連很害羞內向的五虎退都偷偷的捂嘴笑,你賭氣地嘟著嘴,博多看著如此熱鬧的本丸,原本緊張的心情也慢慢放鬆下來跟著一起笑,在一旁的鶴丸蹲下來在博多耳邊悄悄地說,「這個主人啊雖然有點迷糊,感覺不太靠譜,但是是個溫柔的好主人喔∼」「鶴丸桑...」「好了好了!放過她吧∼晚餐已經準備好了喔,大家也都餓了吧!」最後還是燭台切前來提醒,才阻止了這場鬧劇,你拉住新來的博多對他笑著說,「我們去吃飯吧!咪醬做的飯很好吃的喔!」「嗯...!」小短刀也笑著回應你(看來這個本丸應該很有趣呢!)

鶴丸心裡os:所以我是不是不用報告了?

[刀剑乱舞/刀x女审] 交换

嗨嗨∼这次轮到小信浓啰!!
跟后藤那篇一样都是在不太了解的情况下写出来的(捂脸

5.信浓藤四郎🌸

「大将∼我回来啰!」信浓每次出阵或远征回来,都会钻到你怀里,开心的说着出阵时发生的趣事,例如太郎太刀每次要走在树林裏的路时,头都会一直撞到树枝,又或着如果说山姥切漂亮的话,他的脸会变得跟苹果一样红...,你也会很高兴的听他分享,但是,这次有点不太一样,信浓打开你的房门后听到了微微的啜泣声,「欸...?大将!你怎么在哭?!」他急忙跑到你的身边,「嗯?这些照片是...?」他把散落在你周围的照片一一的捡起来,

因为担任审神者的缘故,无法常常回现世探望家人和朋友,整理东西时翻到以前的照片,边看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原来是这样啊...」了解了原因的信浓思考了一下,忽然在你面前坐下来张开双臂,你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着他,他说:「之前都是我坐在大将的怀里,这次就交换看看吧∼」「...嗯!」你擦了擦眼泪,转身躺在他的怀中,「嘻嘻∼因为我比起给别人躺更喜欢躺别人,所以连弟弟们都很少有躺在我怀里的机会喔∼现在破例给你啦!」「...噗哈哈!什么啊∼」你被他的话给逗笑了,「...笑了呢∼」「?」「呐!大将,给我讲讲这些照片的故事吧∼」「好啊∼」

接着只要他拿起一张照片你就会向他兴致勃勃的跟他说这张照片的由来,「果然大将还是比较适合笑脸呢∼」他看着一张照片小声的说,「什么?」他对你露出一个笑容,轻轻的把手中的照片放到背后,照片中,一个小女孩对镜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不∼没什么!」。

总感觉我把信浓小可爱写的很会撩人啊....
嘛!算了∼就这样吧!
有想看的Cp可以在下面留言哟❤

[刀劍乱舞/刀x女审] 担心

要继续之前的系列啦∼∼
这次是男友力满满的后藤(≧▽≦)
当初写这篇时我还不确定他的个性
没想到还写的出来www

4.后藤藤四郎🌸

对于出阵回来的他,我忙着帮他手入,「没想到会在中途遇上检非违使,嘛∼虽然最后勉强打赢了...」他看我反常的不发一语的低着头,忍不住看向我的脸「大将...?」

因为这次出阵的全是防御力偏低的小短刀,所以作为队长等级最高的后藤,也是敌方最容易攻击的对象,回到本丸时还是短刀们把重伤的他扶回来的,看到浑身是血的后藤,我的心凉了一半,努力保持镇定,指挥着他们把他搬到手入室,「你们其他人有受伤吗?」我问他们说,「没有!因为后藤哥哥他...一个人挡下了敌人对我们的攻击,所以我们没受什么伤...」秋田说,看到他们脸上自责的表情,想必是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弱小才害后藤受伤的,我走上前摸了摸每个人的头,「不要担心∼这不是你们的错∼」我轻柔的说着,「后藤哥哥他...会没事对吧!」五虎退用快哭出来的表情问我说,「嗯!他就交给我吧∼」我向他们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你们先去房间休息吧∼」「「是!」」

「大将!」后藤的声音把我从回忆里拉回来,看着他已經恢复的差不多的身体,我毫不客气的把手放在他的脸颊上,用力地往两边拉,「啊!痛痛痛!」看到他吃痛的表情我才放开了他柔软的脸颊,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质问他「听说你把攻击都挡下来了,嗯?」「啊...嗯,因为其他人的等级还很低,没办法接下那样的攻击,被打伤的话一定很严重...而且他们可是我重要的弟弟啊∼」我叹了一口气小声的说:「你总是这样...常常为了别人自己受伤都不在乎!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他愣了一下,随后轻轻的抱住你「好啦∼我会好好珍惜自己的啦!大将不要生气了好吗?」我故意不看他的脸,「大将∼∼∼」他撒娇般的叫了一声,我终于受不了转过来,全本丸都知道我对撒娇最没辄,我伸出小指头,赌气似的说「那我们来打勾勾!!」「欸?噗哈哈!大将你还真是小孩子气」「啰嗦!」他也伸出了一隻小指勾住我的手,「好!我们一言为定!」两人相视一笑,同时说:「说谎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针哟∼」

其实本来的设定是婶婶因为他受伤哭了,然后后藤安慰她,但我想这样也太脆弱了,就改了一下,没想到就出现了一个略有点傲娇的婶∼

欢迎留言想看的cp喔❤
腐向or乙女向都可以!只求有人能给个灵感(。┰ω┰。)